ydxyl

得与失

瘦了8斤

看清楚了很多事

旅途的故事

失去的

一部分自我

18 June

最近一直歇着不想传视频,不想传推文。

似乎丧失了写作的欲望。

灵性这种不同于smart的gift和时间都是很贵的东西。

想读史哲,在爸的书架上选感兴趣的书,数理太专业的看不了,关于地理宗教传统文化的倒是挑走不少,觉得他真是old-fashioned学究。

照片是在泰康金融大厦开会时拍的,这个平躺的8字收藏,8w还是30w来着,我也记不起来了,记得当时一个同事以为这是个转轮,就想试着转一下它,被老板制止,他站在远处,语气严肃,“这个东西xxw。”

中科院&PKU的教授jdc可能是觉得我们的结项工作做的不错,也可能是兴致来了就想和年轻人一起玩,请我们吃饭。席间,还唱了一曲,气息很足。有个浙大的女孩现场表演情景剧还是什么独白,也很出彩。结账,快1k。

在去的路上,我在泰康的门口抬头看国贸附近的高楼,看见了普华永道,随口说了一句“我看见普华永道了哎”,两个同事问我“什么道?”

我:“普华永道。”

A:“没听说过。”

我:“那算了,还是去百度一下吧。”

B:“我也没听说过。”

A就读于一所广州的职业学院,打算自己开设计工作室创业,他不知道很正常,我解释了也没什么太大意义;B在南大保研和港中文之间选择了后者,那段时间在为租房而发愁,看起来情绪很不好,虽然工作上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但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段时间不适合跟她深入交流…

过了一会,远处的w前辈说了一句我印象深刻的话“xx(我名字)89年的啊?”

I was born in 1998. 嗯。

第二天我吃了三个场。

第一个场是17 spring batch的散伙饭,丰和日丽,浙菜,yh送了我一大袋各种口味的可乐,跟他们回了白塔之光青旅,陆续送走大家,dn和ml坐在门口哭的时候,我也哭着去地铁站了。

不过回大望路之后,还是强打着精神化了个妆,在运动鞋和高跟鞋之间,犹豫了很久,选了高跟鞋。

第二个场是Alphen的约,在日料店,点了一瓶400+的柚子味清酒,听他讲公司的各种事,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具体细节也记不起来了,最后消费快700吧,还是不解气,走到门口想开1k+的酒,被推走了…

然后我就揍了他一顿,还踩他一脚,然后在世贸天阶打了个车去吃Alex的场了…

第三个场是Alex的,他的短租社交平台已经有更多房源了,官网也日渐完善,当时桌上有个韩国来的实习生,在美国lac女校,后来又来了pre-A轮负责对接项目的运营,英国留学回来的,Alex和实习生吃到一半突然撤了去三里屯谈合作,结账,300+,留下我一个吃饱了日料的坐在韩料店硬聊,聊到最后,他说“我就问你要不要实习吧,我特别想把你介绍给我一个牛津or剑桥(记不清学校)在开教育公司的朋友。”

坐着他的奥迪车回蓝堡国际公寓,在楼梯间听到商务装打扮的一男一女在讨论行业信息,“xx真的砸了那么多钱(几个亿我忘了)吗?”

见我在电梯里,男士缄口不言。

然后好像又跟Sam聊到晚上一点?就记着我们俩坐在家里的小吧台两边,一人一个水杯,渴了就拿起农夫山泉的大桶倒水喝…中间穿插着万达的同行沙发客打酱油,讨论房产报告的数据,Sam络绎不绝的样子,彻头彻尾的分析师范儿。

“我第二天要出差去郑州。”

“那永别。”

“永别永别。”

也可能沙发客在的那天是前一天,记忆混乱。

这是我在搬到东城区新太仓胡同之前的事了,活动范围就在国贸,马路上很少看到妆容不精致、身材不好、不穿戴拿奢侈品的人,男男女女,从头到尾都是钱的气息。

说来好笑,我这趟来北京,(比预计日程早很多),是因为NGO的总结汇报工作在总部,而在这之前,除去桂林的短途旅行,我已经在一个连肯德基麦当劳都没有的少数民族县城里生活三个多月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对每一笔消费的范围印象都深刻吧。

12 June

这半个月发生了太多事。

在桂林住了两家Airbnb民宿:A房东是艺术家,看展那天还偶遇云南重彩画创始人lsh老先生,坐在图书角外面捧着他的大画册读得津津有味,然后跟策展人还有秘书长聊天,又逛了隔壁几个馆还在布置的儿童节新展;

B房东似乎是前台阿姨口中的“刘总”,没有给我写review,入住后才发现这是一家集装箱改造的青旅,除了隔音差,大隐隐于市开车拐弯太多,性价比还是很高的,退房那天给前台阿姨的女儿吹了四个气球,阿姨给我用胶带把腊肉缠起来了,还帮我打开了有艺术藏品的那间房参观…

打了三次滴滴,两次司机评分都是5.0,味道制造、Mr. U Taste一人食很舒服,遍地都是旅行社的城市,服务态度真是没话讲,除了在南航VIP柜台值机时行李超重罚了286,后两天一直忙着传视频、写工作报告,没啥不愉快回忆。

回北京的飞机上,一直写报告,旁边穿着侗族服饰的4岁小男孩过分活泼,陪着他玩一会儿再插空写会儿报告,盼着见Alphen。

结果在T2逛了两圈没看到人,电话打过去才发现又被放鸽子了,他说8点准备出门坐机场快轨,合伙人临时一个电话说有个合同要改。

我先在首都机场找了个充电桩,把结项报告写完交了,然后又打了接近一百个电话,发了上百条微信,星巴克开门了又打烊了,就这样为松动的充电口消费了100块,四点多天亮的时候,在一个tatto男的帮助下,才想起来打车要上楼…

我当时真是气昏了,折腾自己到恶心想吐。

后来入住大望路的蓝堡国际公寓,跟沙发客聊天,后来才知道他是《他来了,请闭眼》里的假鲜花食人魔Tommy的扮演者,又认识了联合房东Sam,92年南外人,美本,JLL分析师,积累够了工作经验申请MBA,一开口就是外国语school pride,中间还有个万达的沙发客来加班,是Sam的房地产同行,旁听了我和Sam扯美国大选、碧桂园项目等谈话内容,还想给我和Sam送电影票,Sam和他聊招实习生标准的时候,我也把招聘逻辑听来了…

退房的时候,Sam在郑州出差,我把桂林淘来的漓江雨景石和樱桃味可口可乐留给他了,他说石头会带回南京摆在三楼书房里。

一开始我跟Sam聊得并不投缘,直到后来我通过有限的信息推断出了他的专业:只学business太虚—肯定double major—需要expertise—数理化都通过考AP满足requirements了,哲学一开始也是敷衍了事,后来爱上了就真学了一门课—只剩CS了,想要留美拿H1B必须学!

中间还穿插发生了很多事,回头写。





28 May

一眨眼2017年要过去一半了

前天下午跟阿姨结了做家教的费用

昨天上午跟两个班的学生告别 拍合影

下午忙活一些乱七八糟事

晚上和学校领导聚餐告别

杨校长在有三个饭局的情况下还是过来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他…

送给八哥茶餐厅的老板一盒金银花

她给了我一盒芦荟胶

跟那个每次去吃饭都给我讲新疆边防故事的奶奶告别

还有热心推荐周边旅游景点的老板

晚上和阿婆一家拍照

诚诚一听说我回来

就跑到我房间里拿着相机拍照

ZL是个内向的人

最后他单独送了我几本书

又回学校收四个女生的信和礼物

今天一早阿姨送我去车站

顺利到桂林早就订好的房子

文掌柜是个温婉的人

她推荐我去吃同来米粉

百年老店 好吃

坐在我对面的小孩

调皮 拿着剪子乱挥舞

跑到我的桌子上来 对我笑

我一直忙着拍照录像

没注意到这个孩子有什么不同

直到看到他肩上夹着的人工耳蜗

父亲在隔壁桌默默吃饭

母亲连哄带吼

小男孩几乎听不见 在桌子上爬上爬下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一通乱舞

临走的时候

小男孩和我握手说“再见”

我说“再见 宝宝 祝你好运”

想起昨天看过的马克扎克伯格

在哈佛大学的演讲

提到好运的重要性

想来 自己真的足够幸运了

热情的席掌柜告诉我

他在花桥美术馆的展因为效果好延期了

明天是周一

全世界的馆都不开

但是他要去调整作品

所以我享受包场+原作者现场讲解的待遇

晚上在步行街逛

买了三块手工绘制的石头

漓江边上捡的石头

精画师在上面绘制漓江风景

一块送Alex 一块给lxy 一块自留

一盘鸡蛋生菜葱花炒面+两串羊肉串

满意满意!!

12:34

本来就没有的东西,为什么要害怕失去?

25 May

书稿排版搞定

学生顶撞我

放《奔跑吧兄弟》

没放《死亡诗社》还理直气壮

后来上课时又好声好气问我能不能去隔壁补作业

人啊人

前两天打扫完志愿者宿舍

自己手洗了床单和褥子

就搬来酒店住了

不上课的晚上都会给zl补英语

看到他每天都进步 很开心

阿婆今晚做的青椒煎蛋真是太好吃了

有一天我会怀念这家homestay的

还有 今晚我跟Alphen吵了一架

他今天发了一张我学校的照片

第三年的科技节舞台已经搭起来了

成功拿下我们学校

“以后你的学弟学妹都要来参加我的项目了呗”

“我可是受你们校长的邀请来的”

然后他问我在哪里

长沙?北京?上海?

“你什么时候来北京哦?”

“我记在我日历本上了,但是现在掏不出来”

“先睡了 扛不住了”

好啦,分手,下一题。

我又发了好几行牢骚

然后点了block

我要记录下我现在的心情。

00:06 我试图像以前一样痛不欲生

但后来发现自己心里并没有那么痛

脸上反而还带着笑

哦 不就是隔了些日子的date嘛

不稀罕了 无非就是sunk cost更多一些

这个机 也别接了

眼不见心不烦

反正我每次聊天都满怀期待开始

败兴而去

永远握着手机等他的消息

什么重要的工作都可以放下

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在别人看来很傻

但自己做起来却心甘情愿的经历

好啦 继续微信撰文

我要闹脾气 闹脾气才开心

反正我从小闹到大 哼

╰( ´・ω・)つ

19 May

不想写 不想打字 不想传图片

荔枝+牛奶+甜玉米+蛋炒饭+红枣燕麦粥

我的胃舒服点了

家附近的肯德基跟我差不多大

麦当劳开在它对面

小学五年级几个女生聚餐吃掉400+

初中时出去玩再去KFC则视为low

宿舍聚餐选德克士会收到室友的白眼

生活在这个只有一家德克士的城市

我突然觉得自己命挺好的了

前几天我跟Alphen说想去皮村

同心实验学校所在的那个城中村

去看看《我是范雨素》笔下的世界

顺便参观打工文化博物馆

我说我一个人不敢去

“哇 我也不敢”

于是便没了下文

我再说好气或者委屈?

……

哎呀 我什么都不说了

我能怎样呢

能怎样呢

微笑脸(*˘︶˘*).

19:47

有点困

蚊子咬

睡不着

18 May

我真的不开心

吃不到好吃的东西

每顿饭都下楼接一碗水

吃进嘴的每一口东西

都是被水涮过的 还是很咸

再说一下申请

考完ACT以后在家写书稿

奔着UBC去的 结果出分那天ddl

来NGO以后嫌麻烦没申UBC 18 spring

结果今年UBC扩招

带奖的offer随随便便1w+

现在等待录取学校在温哥华旁边

英伦城市 白人多 安静

我选了science专业

尽量避开中国人

安心学习 争取三年毕业

上个月从温哥华寄了成绩单和毕业证

结果现在checklist上还没有√

是加拿大邮政坏了还是学校坏了

我交了motivation letter

承认自己是homeschooled applicant

前天查

不知道从哪多出来了个reference letter

不是我自己传的!

现在我强行把扫描件+外教的推荐信传上去了

我真的很生气

每个月都给admission office发邮件

一封都不回

application status一直是submitted/under the review

也不发拒信 也不发录信

我真的考虑考5门AP

三刷雅思二刷ACT 申请美本了

今年文书就写homeschooling/gap year/volunteer

好吧 这事也有好处

我可以回家多陪陪爷爷了

没准还能在上海旅居一段时间

或者再次申请美签去Draper U

demo的产品我都想好了

就是homeschooling




17 May


太小看自己对生活品质的忍耐度了


在这里吃不到不带酱油的炒饭


找不到船歌渔的墨鱼/黄花鱼水饺


所有的菜都是辣椒炒


油重、盐多


吃来吃去就是那么几个菜


几乎没有海鲜


除了在酒店兼职时


能吃到没有肥肉的野味和鱼汤


几乎没地方吃鲜虾和鱼


小龙虾太油了太辣了


贝壳类不对我胃口


好像这周能忍受蚊子咬了


在整晚不关灯、空调直吹的情况下


看着看着书也能入睡了


在《反脆弱》上勾勾画画


我下午出门两趟买东西


五块五的杨梅 酸 


剩下的每一颗都洗净


装在学生送我的脉动的瓶子里


看哪个学生顺眼就送给ta吃


顺手扔几个到下水口


给总是来偷垃圾的Jerry吃


又想吃东西


就近去小卖部买面包和牛奶


吃到最后


把夹着超甜超腻黄油的面包扔在地上


超甜的调制乳so called早餐奶as well


我好气 有钱却买不到喜欢吃的东西


我想着想着直接哭了 我想吃虾仁炒饭


15 May

左胳膊就像烂掉一样

蚊子咬 夜里痒 挠破了 全是疤

买了一个15块的黄壤西瓜

籽少 只吃最甜的地方

剩下的扔掉 解渴的一杯果汁罢了

热量摄取多了会有罪恶感

跑了一公里 觉得还是要早睡

如果不同时开着空调和灯

蚊子会把我折磨到凌晨三四点

前几天买好了回京的机票

儿童节那天

Alphen答应来机场接我了

住宿也订好了

Alex的房源 6天蓝堡2天新北桥

第一套的cohost是在JLL做房产咨询的

第二套四合院女房东应该是创业孵化基地的COO

今天看到Alphen晒妈妈和办公室

算算日子 我应该能去世贸天阶看到office version 1.0

公益组织刚好十周年庆+筹款

早上还有一个北京四中的出国党在alumni大群里加我 找机会约饭

法语外教是我早早就找好了的

刚才还看到姐姐晒安全座椅上的kevin以及Richmond的蓝天白云

然后呢?

我并不觉得开心啊。

从桂林飞 想旅游的话也可以

宅在家继续刷Airbnb的数量也可以

看了集装箱/房车房源

纠结了一下价钱都可以接受

我妈从日本带的生巧

应该是这几天过期

我最终也没有回家吃

视频时给我看带回来的化妆品

我也不感兴趣

我的图 画得太清晰了

这样反而也少了很多乐趣吧